? 通辽天使之翼特殊教育学校 CC国际客服QQ_cc国际和CC在线_国际cc彩球网
孩子的眼里没有闲书
[发布时间:2019-01-23 ?][阅读次数:159?次]

??????? 今天下午,在学校打扫卫生的牛师傅的孙女小倩来我办公室玩,我将桌上刚看过的童喜喜的绘本小说《嘭嘭嘭》让她拿回家,利用国庆长假在家看看。
  《嘭嘭嘭》是童喜喜送我的,还有童趣味很浓的作者签名,很是喜欢。为了扩大影响我希望更多的孩子能看到,当然家长也是可以看的。可晚上小家伙把书送还我了,说是她妈妈不让她看,说是妈妈认为这是“闲书”,看了影响学习。那我问妈妈要她假期做什么,她说做作业呗。
  小倩的妈妈也真是糊涂呀,自己也没看怎么就知道是没用的书呢?到底什么书才不是闲书呢?我们这来看书中的一个情节吧。在童喜喜变成隐形人的第二天,她好不容易才出了隐形加油站,感到浑身无力,只能躺在那儿休息一会儿。这时她看见宝宝树冲水时一不小心把开水溅到外面,烫到脚了。妈妈先站了起来,叫宝宝树自己去客厅擦药。晚上睡觉时,童喜喜见妈妈悄悄地走进了她的房间,妈妈见宝宝树睡着了,才放心地掀开被子,拿出烫伤药,在宝宝树被烫伤的右脚擦上了药。其实,宝宝树并没有睡着,一会儿两颗泪珠从眼睛里滚了出来。原来妈妈表面上那么冷寞,事实上在内心里还是很疼爱她的。
  多么浓郁的亲情体验呀,对孩子来说是“心灵鸡汤”呢,可以很好让他们体味到父母对他们的爱,总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他们无微不至的爱。
  放大这一话题来说,孩子的眼里本没有闲书。不能狭隘地要求孩子只盯着教辅资料看,整天只做教科书上的作业。如果要从孩子天性来说,他们天生富有想像的头脑更愿意接受那些神奇的故事。而在那些浪漫的想像中,孩子的思维品质才会生成创造性的火花,并经久不熄。
  在上海世博会场馆区,比利时馆的开工仪式上,摆出了40个我们熟悉的动画形象“蓝精灵”,馆方还一再提到《丁丁历险记》;瑞典的代表则将杰出儿童文学作家林格伦的童话名着《长袜子皮皮》和诺贝尔并提;丹麦将在开馆时期把哥本哈根的着名雕塑——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中的小人鱼搬到中国,作为丹麦馆的镇馆之宝。最感人的还是俄罗斯馆,它将按照苏联儿童文学作家尼·诺索夫的童话三部曲《小无知游百花城》、《小无知游太阳城》和《小无知游月亮城》中的具体描绘,来完成俄罗斯馆的总体设计。这三部书,离现在已经有半个世纪,当年的小读者现在成了现在的设计师,正是童年阅读的美好印象仍在他们成年的人生体验中得到再现,仔细想一想不仅仅是有趣的,更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如果当初他们的母亲也把那些小说当作“闲书”而没收不让看的话,会有他们今天的奇思妙想吗?
  我们整个社会对人才评价体系的核心还是看一个人的所谓“出身”,这个“出身”就是什么大学毕业的,考试成绩怎样,等等等等。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现在读书读到研究生似乎都还不算成才,而研究生大多因为思维方式已定,创新性研究能力短期难以得到培养。经常看到去国外留学的一些研究生,很多人在创新能力方面存在明显不足,常常只能在别人指导下做研究,而不能独立工作或领导一个实验室开创自己的研究方向和领域。因为我们的教育提倡、培养和选拔出来的考试精英,在思维习惯和行为模式,一旦进入到科学研究前沿时,将本能失去探索的方向与持久的勇气。
  我们教育流水线培养出的学生,片面灌输应试成绩绝对论,教师和家长对学生的关注,过分强调学生在校的学习成绩,实际上鼓励了学生片面发展,而且不重视甚至阻碍有其他特长的正常发展。
  应该说,不让孩子看“闲书”折射的是我们教育的偏差,更为可怕的是这样偏差还以主流价值观的强势占领着人们的意识,甚至形成了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那么,国民习得的思维方式长期以往,已成定势,怎么能培养出具有创造性品格的人才来呢?
  在英国北部偏远地区有个郡,一名女生毕业考试成绩达到全A,是当地好多年来第一个有资格上牛津大学的学生。当地的官员都很关注,于是想让她进入牛津大学。然而,牛津大学的教授在对该女生面试后认为,这个学生不具备牛津大学要求的创新能力,因为她只会死读书,便拒绝录取她。
  当地官员找到教育大臣,请他出面说情,希望给予破格录取。在被牛津大学拒绝之后,教育大臣又找到副首相前去求情,还是遭到拒绝。副首相只得请当时的布莱尔首相出面疏通,但牛津大学表示,教授委员会的面试结论和决定,任何人都不能推翻。首相在此后就抱怨牛津大学太古板了,应该改革。牛津大学的师生得知后,极为愤慨,学校立即取消了授予荣誉博士学位的原定计划。
  这里我们大概能想到为什么牛津大学能培养出那么多社会精英了吧,这不能光看到是一所的录取标准,而是一个民族对教育的关注与坚持。相比之下,我们的教育缺少的正是这种魄力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