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通辽天使之翼特殊教育学校 CC国际客服QQ_cc国际和CC在线_国际cc彩球网
关于进一步完善我国特殊教育法律体系的若干建议
[发布时间:2019-01-23 ?][阅读次数:102?次]

????? 根据中国残联《2013年度中国残疾人状况及小康进程监测报告》数据反映,2013年全国6–14岁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比例为72.7%,这意味着有约27.3%的适龄残疾儿童没有接受教育。其中自闭症、脑瘫、重度和多重残疾儿童受教育情况尤其令人堪忧。另外,在融合教育方面,我国与发达国家(地区)还有较大差距。2015年台湾地区从学前到大专共有120277名身心障碍学生,其中从学前到大专,融合普通班占82.6%,普通学校特教班占11.22%,二者比例高达93.82%。而大陆近五年来,随班就读学生占特殊教育学生比例从2010年的60.07%下降为2014年的53.53%,随班就读学生占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数的比例从2010年的0.17%下降为2014年的0.15%。而且大量调查显示,随班就读学生普遍沦为“随班混读”的情况。

  可以说,特殊教育仍是当前整个教育体系中的薄弱环节。问题主要根源是依法保障不足。虽然我国已经制定了一系列有关特殊教育的法律法规,但现有法律法规已不适应特殊教育现实发展需要。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特殊教育立法层级偏低

  特殊教育发展较好的国家(地区)大多专门进行立法,如美国有《残疾儿童教育法》,英国有《特殊教育需要与残疾法案》。日本虽没有专门立法,但在《学校教育法》中设立“特殊教育”独立章节。台湾地区也有专门的“特殊教育法”,而我们只有国务院发布的《残疾人教育条例》这个专项行政法规。立法层次较低,效力不及法律。

  第二,特殊教育相关法律规定不一致

  如特殊教育对象的界定,我们各项法律法规的用语表述就不一致。《残疾人保障法》指出特殊教育对象包括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言语残疾、肢体残疾、智力残疾、精神残疾、多重残疾和其他残疾的人。但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又将接受特殊教育对象限定为视力残疾、听力语言残疾和智力残疾的适龄儿童、少年。而现实中我国很多特殊教育学校(班)接收的学生远不止以上三种,还包括一些脑瘫、自闭症、多重残疾等类型的少年儿童。

  第三,特殊教育法律配套体系不够完整

  台湾地区“特殊教育法”共有五十一条,其中有30条条文又配套制定了30个行政法规,形成了以“特殊教育法”为核心,以“特殊教育法施行细则”、“特殊教育课程教材教法实施办法”、“特殊教育设施及人员设置标准”、“特殊教育学生鉴定及就学辅导会组织及运作办法”、“特殊教育支持服务与专业团队设置及实施办法”、“特殊身心障碍学生无法自行上下学交通服务实施办法”等30项实施细则,非常全面系统。大陆《残疾人教育条例》也有五十二条,但缺少独立、系统的实施细则对相关条文予以专门的配套和支持。

  第四,特殊教育相关法律条文较为原则

  如“随班就读”,台湾地区不仅制定多项实施细则,而且细则的条文精细明确,如考虑身障学生有考试的服务需求,明确学校应“提供相关人力协助进行报读、制作特殊试卷、手语翻译、重填答案等协助。”大陆关于随班就读的条文较为原则,缺乏操作性,影响随班就读质量。又如在经费投入上,台湾地区“特殊教育法”规定,“‘各级政府’应从宽编列特殊教育预算,在‘中央政府’不得低于当年度教育主管预算4.5%;在‘地方政府’不得低于当年度教育主管预算5%。”而大陆《残疾人教育条例》只是原则性规定,“残疾人教育经费由各级人民政府负责筹措,予以保证,并随着教育事业费的增加而逐步增加”。但是增加残疾人教育经费的幅度并没作出详细规定。

  从台湾地区和欧美国家发展特殊教育的一般规律来看,法治化进程深刻影响着特殊教育的发展水平。在当前全国推进依法治国的大趋势下,进一步完善特殊教育法律体系,是提升特殊教育发展水平的关键所在。

  对此,建议:

  (一)加快推进《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修订工作

  目前国务院已将《残疾人教育条例》修订工作列入立法计划。教育部正组织开展修订案的起草工作,这对完善特殊教育法律体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然而至2013年征求意见后,条例修订工作迟迟没有完成。建议相关部门加快推进《残疾人教育条例》的修订工作。结合特殊教育发展的实际和法律环境的变化,尤其要与新的《义务教育法》、《残疾人保障法》等法律相衔接,并将《残疾人权利公约》中有关教育的原则和内容转化为到《残疾人教育条例》的相关条款中。

  (二)进一步完善特殊教育相关法律法规的条款

  台湾1984年制定的“特殊教育法”,至今已作过六次修订。虽然,大陆在2006年修订了《义务教育法》,在2008年修订后了《残疾人保障法》对特殊教育方面的内容作了很大的完善,但是仍然需要继续修订完善。建议在适当时机修订我国的《宪法》、《教育法》、《义务教育法》等涉及特殊教育的内容,使之在立法理念、内容层次、语言表述上相互协调,和谐统一。如为了落实全纳教育理念,应对特殊教育对象的界定和评估标准,在各项法律上予以明确和统一。

  (三)建立以地方配套立法为补充,健全特殊教育法律体系

  借鉴台湾经验,通过对特殊教育法律相关条文制定配套的政策规章,确保法律的落地和执行。建议特殊教育以下几项内容应督促地方加快制定相应的政策规章或出台实施细则,保证法律的真正落实。具体有这几点:1、特殊教育对象鉴定和评估机构的规范标准及相应的权责界定;2、对特殊儿童入学安置形式、学制、教学内容、教学效果评价的规定,尤其对随班就读这种融入教育的细致规定;3、对特殊教育师资培养、培训及其职业保障的规定;4、对特殊教育经费投入主体和比例,以及其他物质条件保障的规定;5、对特殊教育的社会支持体系的规定,如无障碍环境、早期干预、家长培训等方面;6、对特殊儿童在不同教育阶段之间的过渡以及教育如何与就业、康复、福利等相衔接作出规定,明确各组织的法定义务与职责。

  (四)适时制定具有统领作用的《特殊教育法》

  借鉴特殊教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立法经验,建议我国在条件成熟时,也应专门制定具有统领作用的《特殊教育法》,就特殊人群的界定、教育方式、课程设置、物质保障等方面内容制定明确法律刚性约束和规范,借助法律保障全纳教育的理念得到真正落地和有效实施。而且《特殊教育法》的出台,我国特殊教育法律法规体系也将实现均衡和完整。